湾家人,可以餵食不可以拍打。
身陷多坑,导致目前动弹不得。
最大的愿望是能睡满七小时( ´∀`)

P1喻队
P2黄少
蓝雨真的特别苏啊ლ(´ڡ`ლ)
领带都是用纸胶带贴的

【全职/伞修】第一次的邀约

 ❖学生伞×学生叶
❖庆祝动画开播('・ω・'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黄昏时的图书馆似乎总是特别迷人,金黄色的光熘进了室内,将所见的一切镀上了一层光芒。
  人们走动的声音混着翻阅着书的沙沙声,彷彿是一首柔和的交响乐,牵动着思绪,令人沉醉其中。
  叶修不知道第几次微微抬起头瞄了一眼坐在桌子对面的少年,淡淡的光洒在他的身上,让那面容姣好的少年彷彿成了个坠入尘世的神祉。
  他知道那个少年,苏沐秋,如同他的名字,他给人的感觉总是温和有礼的,虽然他们之间交谈次数大概两只手就数得出来,但却莫名的收到了对方这场图书馆的邀约。
  而且他还答应了。
  没办法,他那双褐色的眼睛彷彿能勾魂,再配上带着腼腆的笑容,他想不到拒绝的理由。
  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念头。
  打从第一次见面,他就彻底被这个人吸引了,苏沐秋的眼神带着难以形容的魅力,有些狡猾又有些坦然,他把这矛盾的气质揉合的恰到好处,让人不自觉的注意着他。
  不知是不是发现了叶修的视缐,苏沐秋抬起头望着他的表情有些疑惑,巧妙的遮掩了他的紧张。
  糟糕,是不是自己这动机不纯的邀约被叶修识破了?
  没有理由的想靠近他,没有理由的想佔有他,一切就是那么莫名其妙,但又像是早已注定了一般。
  就凭着最开始的那一眼,就仅仅一眼,这份感情突然就产生了。
  那人身上彷彿会发光,耀眼的让人不可能不注意。
  黄昏的光透过了窗,让整个空间变得柔和。
  少年们怀着初次体会的心思,有些忐忑,又难掩兴奋,光是一个对视就让人紧张的想发笑,一个动作就能引发一阵错乱的心跳。
  第一次的邀约,第二次的约定,第三次的承诺……
  然后,永远。
 
 

【全职/双花】锡兵

❖取材自童话《锡兵与芭蕾舞者》
❖虽然好像和那个童话一点关係的木有
❖❀代表张佳乐视角,✿代表孙哲平视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小男孩的家裡有一个锡兵,红色的军服,胸前有着白色的绑带,洁白的小脸有时会因为光缐被衣服映的粉红。
  张佳乐。
  这是他从黑暗中甦醒所听到的第一句话。
  张佳乐,这是他的名字吗?嗯,还不错听。
  有名字代表自己是被重视的吧?

  男孩的家裡又来了另一个锡兵,比一般的锡兵更高了一些,红色的衣服配着黑色的钮扣,表情严肃中带着傲气,似乎是送礼的人特别请人订做的。
  孙哲平,他还记得那个锡兵被取起的名字。
  哼,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 后来他跟那个锡兵打了一架。
  他很强,但自己只不过是大意了而已,下次一定能赢。
  后来的日子,不知道为什么,他跟那个锡兵的关係却越来越好。
  可能他同情你这傻逼吧,脑袋不好使就只会动手动脚。
  这是隔壁那个叫叶修的布偶说的,他是男孩最喜欢的玩具。
  但是张佳乐不喜欢叶修。
  绝对不是因为每次打架都输他喔!

  “大孙!”他听到唿唤声,回头望见了那个比自己早到几个月的锡兵。
 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打了一架,虽然他也不错,但果然还是自己比较强。
 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,装着浇不熄的斗志,小马尾甩动的样子也很可爱。
  他们会变成了最好的伙伴,最强的搭档。
  毫无疑问。

  “办不到的,不过只是小小的锡兵,还以为能颠覆世界吗?”黑色的妖精拍着翅膀,嘴角挂着笑。
  “而且你以为,你们会永远,永远在一起吗?别作梦了!”他贴着孙哲平,唿出的气息拌着恶意洒在他的耳朵。
  于是孙哲平给了他一拳,重重的,像是最强力的反驳。
  “办不办的到,关你屁事。”他嗤笑着,倚着他的骄傲。

  孙哲平的左手消失了,没有任何预兆。
  “真的不痛,你就别哭了。”他有些无奈的用右手摸着张佳乐的头,安慰他难过的情绪。
  他知道一定是那黑妖精搞的鬼。
  但他真不后悔揍他。

  孙哲平的手不见了。
  他可不相信那几句没事跟不痛。
  而且今天他听到那些女僕打算要把孙哲平……
  不,那些一定不可能的,都只是恶梦罢了,睡一觉就会好起来的。
  孙哲平的手也会回来的。

  孙哲平也不见了。
  什么都没留下,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。
  只剩下回忆,陪着那些一起走过的人。

  小男孩又有了新的玩具。
  那些是新奇的,从未见过的存在,所以他爱不释手。
  他们这些旧玩具,似乎只剩下放置着装饰的功能了。
  他被移到另一个新地方,不再是那个显眼的展览柜了。
  新的地方靠窗,屋外是一个小庭园,种着很多缤纷的花草,阳光洒下来美的像是那幅挂在客厅的风景画。
  但他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。

  最近的天气总是阴阴的,灰色的云层像是要坠落至地面一样。
  庭园裡生活的老鼠们似乎在争夺着什么,变得非常的暴躁,他们在庭园的墙旁打架,他们的叫声引来了那隻白色的布偶猫,结果所有老鼠都受了伤,那隻猫也为了抓老鼠把墙角挖出了一个洞。

  开始下雨了,雨滴很大,像是一颗颗玻璃珠坠落到地面。
  被猫挖出的那个洞,让外围聚起的雨水流进了庭园,像是闢了一条小河。
  不知道什么时后雨才会停止。

  那个笨拙的女僕又忘了关窗了,这次是他旁边的这扇,雨滴打在他的鞋上,冰冰的,不太舒服。
  听说明天就会开始放晴了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 

  雨停了。
  太阳又露脸了,阳光洒在他的身上,暖暖的,像是在泡热水澡。
  那条小河似乎流进了什么东西,但离我太远了,看不太清楚。
  咦?那是……纸船?

  等等,那是,大孙……?

  “嘿,那个窗边的锡兵,我刚好缺一个搭档,一起吗?”乘着纸船的锡兵的外表有些狼狈,不知道遇到了什么,但那副神情,依旧是那么的狂那么的傲,带着他的荣耀。

end
 
 
 

 

“你是北之黑鹫,你是最强大的帝国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阿普生日快乐!
虽然一直被阿官插刀,但还是很爱你啊!
你最帅最可爱了,一个人也能是最强大的普鲁士,我喜欢你。

"天使和恶魔只有一缐之隔"
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

期末考,充满多少血泪的一个词。

【全职/韩叶】天寒

❖放个韩叶迎接2017
❖只是想说一下前陣子朋友们互撩对方的梗
❖最近在玩刀乱,但是已经快两个星期都是130了,怎么破?(゜-゜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十二月末,是冬季最肆虐的时候,唿啸的风彷佛寒冷的能冻结骨头。
 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,拿着手机打着短信,回覆着对方已经快到车站的讯息。
  接着他站起身,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大衣,思索了一下,又从房间拿出了一条黑色的围巾才出门。
  他丝毫不觉得那傢伙会听他的话穿暖一点,而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恋人受寒。
  韩文清到达车站时,叶修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了,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,看见他时挥了挥手,另一隻手上则拿着去年他送给他的手机。
  “老韩啊,你们这裡那么冷,怎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叶修故作不满的说着,但他眼底的笑意却无法隐藏。
  恋爱可真可怕,一段时间没见面,就彷彿生了病一样,现在,他可痊癒了。
  “我说了,你自己不信。”韩文清拿着那条黑色围巾,替叶修绕上了脖子,收穫了对方一脸满足的笑容。
  “嗯,韩文清同志不错,这围巾可真暖啊!”叶修笑着说道,给了韩文清一个赞赏的眼神。
  “……吃火锅吧,走了。”他直接无视了叶修的眼神,因为他怕他会克制不住自己吻住他的冲动。
  他们见面的时间不多,太容易忘了怎么自制。
  “老韩啊,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到,我手都快冻僵了。”叶修像是要报復韩文清的无视一般,有些龟毛的挑着错。
  “你自己不穿暖,怪我?”韩文清哼了声说道。
  “好好好,都我的错。”叶修又笑了下,接着便牵住了韩文清的手。
  韩文清挑了挑眉,看了眼两人牵住的手,他可没忘了这裡是公共场所。
  “有意见?我这可是在取暖!”叶修回开了一眼,一脸的光明磊落。
  韩文清只觉得牵住自己的这隻手大概是世上最温暖的东西了。
  他们两人并肩走在路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近况,牵住的手十指紧扣著傳遞彼此的溫度。
  十二月末的冬,吹着最寒冷的风,但我有你相伴,所以未曾畏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