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,可以餵食不可以拍打。
身陷多坑,导致目前动弹不得。
最大的愿望是能睡满七小时( ´∀`)

上色廢
他們好可愛啊啊啊啊啊(原地爆炸

【全职/叶修、叶秋生贺】愿你们的荣耀永不熄灭


❖双叶亲情向
❖生日快乐,二十岁的你们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欢唿声震耳欲聋,萧山体育馆的屋顶几乎要被嘉世粉丝们的尖叫声掀翻,红色的旗子挥动着,像是翩翩飞舞的蝴蝶,载着最精彩的荣耀,闪耀着耀眼光芒。
  “嘉世!三连冠!”
  那是那个时代的王朝,是荣耀史上的最颠簸的高山。

  “所以,哥,三个冠军,够了吧?你真的该回家了。”电话裡的声音透着不满。
  “三个而已,哪够?”穿着红色嘉世队服的男子吐出一口烟,对着电话轻笑。
  “……总之你今年一定要回来,听到没!”
  “哎唷,长大了,都会命令别人啰!”
  “叶修,我没在跟你开玩笑!”
  “……再说吧。”
  “……算了。”
  嘟的一声,对方已经将电话挂断了,男子近乎完美的手夹着烟,红点忽明忽暗的闪烁着,在有些阴暗空荡的选手通道,显得格外孤寂。
  “谢啦,老吴,手机还你。”馀光瞥见从旁边走来的人,他把烟踩熄,递出手机还给青年。
  “小队长,三冠了呢,我们真的做到了。”来人笑着,却让人莫名的感到一抹哀伤和惋惜。
  “必须的,说好送你的饯别礼。”
  “这礼可真豪华。”
  “废话,嘉世王朝的副队长,能不豪华吗?”
  “……嗯,谢谢小队长。”
  男子想伸出手摸了摸青年的头髮,因为身高上还有些差距,所以稍微踮起了脚尖。
  “吴雪锋我告诉你,我们拿了冠军,我们建立了王朝,我们有着他们都没有的荣耀,然后我会带着嘉世拿下一个又一个的冠军 ,所以你不准哭,因为我们是第一,最棒的。”
  “……好。”
 
第三赛季,嘉世创立三冠王朝。
  同年,吴雪锋退役。

  叶秋这几年过得说不上顺遂,当初他走上商场而不是他爸希望的军旅时,他就做好心理准备了。
  年纪轻,外型也不错,自然就被当作花瓶,再加上一些见不得人好的傢伙们明裡暗裡的使绊,如果他没有实打实的实力,是不可能坐到这个位置的。
  说没有过放弃的念头是假的,但当想到叶修也在另一个地方奋斗着,就觉得他都还没认输,自己怎么可以先低头,莫名其妙的就燃起了斗志了。
  当他的事业渐渐稳定下来,成绩也被他人认同,甚至连固执的爸爸都承认了他的成绩,他的哥哥却退役了。
  消息突如其来,虽然这之前斗神状态下滑的消息已经甚嚣尘上,但他并不觉得那个在QQ裡跟自己斗嘴的傢伙有任何一点退役的念头。
  叶秋抿着唇看着手机跑过的新闻,决定了下次经过H市,要去看看那个混蛋哥哥。
  毕竟他们是亲人,怎么可能不担心。

叶修看着机场了满满的荣耀粉丝,国旗挥舞着,红通通的一片反而让人觉得安心。
  我们是冠军,世界冠军。
  突然又想起了第三赛季,嘉世夺冠的那个晚上,一样也是满天飞舞的红旗。

  “嗯哼,所以这是叶秋,老叶的弟弟?”魏琛一手拿着剩下一点点奶油的盘子问着。
  “呃,我们整错人了?”方锐拿着已经没有彩带的拉炮,表情有些尴尬。
  叶秋安静的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的亲哥,努力忽视满身的奶油和那些缤纷的彩带。
  “嗯,反正你也是今天生日嘛,给你个惊喜又刺激的礼物。”还叼着烟的叶修笑了笑,有种说不出的猥琐。
  “……混帐哥哥,你知不知道我等一下有场会要开。”叶秋觉得自己的理智缐快断了。
  “嗯,推掉呗。”
  “理由呢?因为我没有得体又干净的衣服所以取消会议?”
  “不是,就说你今天生日,跟家人还有朋友庆祝去了。”叶修勾住叶秋的脖子,把人拉进了兴欣的交谊厅。
  “叶秋来了,刚好我们这次订的蛋糕比较大,大家一起吃吧!”陈果端出准备好的蛋糕,招唿着两位寿星过去许愿吹蜡烛。
  “嗯,好啦,我们主角都来了,开始吧!”苏沐橙笑着把蜡烛点燃,催着他们许愿。
  “我说,两个人要怎么许?一个一个来吗?”唐柔看着蛋糕上唯一的蜡烛问道。
  “喔,那个啊,别担心,我们有自己的规则。”叶修和叶秋对视了一眼,语气有些怀念的说着。
  “我先开始啦,第一个愿望,希望我们爱的人都能健康平安。”叶秋轻声说着,嘴角微微上扬。
  “第二个愿望,希望我们所付出的努力能得到收穫,不论好坏。”叶修说着,语气坚定。
  “第三个不能说出来啊,不然就不准了!”陈果紧张的打断了他们。
  “知道了,老闆娘。”寂静的气氛突然被打断,叶修有些哭笑不得。
  “那第三个愿望……”叶秋和叶修同时开口说道。
  希望我们彼此的荣耀永不熄灭。
 

【全职/伞修】第一次的邀约

 ❖学生伞×学生叶
❖庆祝动画开播('・ω・'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黄昏时的图书馆似乎总是特别迷人,金黄色的光熘进了室内,将所见的一切镀上了一层光芒。
  人们走动的声音混着翻阅着书的沙沙声,彷彿是一首柔和的交响乐,牵动着思绪,令人沉醉其中。
  叶修不知道第几次微微抬起头瞄了一眼坐在桌子对面的少年,淡淡的光洒在他的身上,让那面容姣好的少年彷彿成了个坠入尘世的神祉。
  他知道那个少年,苏沐秋,如同他的名字,他给人的感觉总是温和有礼的,虽然他们之间交谈次数大概两只手就数得出来,但却莫名的收到了对方这场图书馆的邀约。
  而且他还答应了。
  没办法,他那双褐色的眼睛彷彿能勾魂,再配上带着腼腆的笑容,他想不到拒绝的理由。
  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念头。
  打从第一次见面,他就彻底被这个人吸引了,苏沐秋的眼神带着难以形容的魅力,有些狡猾又有些坦然,他把这矛盾的气质揉合的恰到好处,让人不自觉的注意着他。
  不知是不是发现了叶修的视缐,苏沐秋抬起头望着他的表情有些疑惑,巧妙的遮掩了他的紧张。
  糟糕,是不是自己这动机不纯的邀约被叶修识破了?
  没有理由的想靠近他,没有理由的想佔有他,一切就是那么莫名其妙,但又像是早已注定了一般。
  就凭着最开始的那一眼,就仅仅一眼,这份感情突然就产生了。
  那人身上彷彿会发光,耀眼的让人不可能不注意。
  黄昏的光透过了窗,让整个空间变得柔和。
  少年们怀着初次体会的心思,有些忐忑,又难掩兴奋,光是一个对视就让人紧张的想发笑,一个动作就能引发一阵错乱的心跳。
  第一次的邀约,第二次的约定,第三次的承诺……
  然后,永远。
 
 

【全职/韩叶】天寒

❖放个韩叶迎接2017
❖只是想说一下前陣子朋友们互撩对方的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十二月末,是冬季最肆虐的时候,唿啸的风彷佛寒冷的能冻结骨头。
 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,拿着手机打着短信,回覆着对方已经快到车站的讯息。
  接着他站起身,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大衣,思索了一下,又从房间拿出了一条黑色的围巾才出门。
  他丝毫不觉得那傢伙会听他的话穿暖一点,而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恋人受寒。
  韩文清到达车站时,叶修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了,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,看见他时挥了挥手,另一隻手上则拿着去年他送给他的手机。
  “老韩啊,你们这裡那么冷,怎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叶修故作不满的说着,但他眼底的笑意却无法隐藏。
  恋爱可真可怕,一段时间没见面,就彷彿生了病一样,现在,他可痊癒了。
  “我说了,你自己不信。”韩文清拿着那条黑色围巾,替叶修绕上了脖子,收穫了对方一脸满足的笑容。
  “嗯,韩文清同志不错,这围巾可真暖啊!”叶修笑着说道,给了韩文清一个赞赏的眼神。
  “……吃火锅吧,走了。”他直接无视了叶修的眼神,因为他怕他会克制不住自己吻住他的冲动。
  他们见面的时间不多,太容易忘了怎么自制。
  “老韩啊,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到,我手都快冻僵了。”叶修像是要报復韩文清的无视一般,有些龟毛的挑着错。
  “你自己不穿暖,怪我?”韩文清哼了声说道。
  “好好好,都我的错。”叶修又笑了下,接着便牵住了韩文清的手。
  韩文清挑了挑眉,看了眼两人牵住的手,他可没忘了这裡是公共场所。
  “有意见?我这可是在取暖!”叶修回开了一眼,一脸的光明磊落。
  韩文清只觉得牵住自己的这隻手大概是世上最温暖的东西了。
  他们两人并肩走在路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近况,牵住的手十指紧扣著傳遞彼此的溫度。
  十二月末的冬,吹着最寒冷的风,但我有你相伴,所以未曾畏惧。